在这里读懂中国 “三农”

村民委员心系电商推广 实践验证“一亩田”效应

来源:一亩田 2018-04-13 15:42:21 标签: 村官
张中田是快人快语,热心肠的小伙子,他是山东省惠民县石庙镇付南社区村民委员会委员,原来是沙窝张村村委会主任,现在实行社区化了,几个村一个社区,主任就成了委员。
       村民委员心系电商推广 实践验证“一亩田”效应
 
       张中田是快人快语,热心肠的小伙子,他是山东省惠民县石庙镇付南社区村民委员会委员,原来是沙窝张村村委会主任,现在实行社区化了,几个村一个社区,主任就成了委员。“层级”上是降低了,但是服务于乡亲的职能没有变。
 
 
       “我对各大农产品电商平台是做了一番研究的。”张中田说,他同时是中天粮棉种植合作社的负责人,及天骏苗木销售中心的负责人。
 
       惠民县是中国北方的苗木重镇,当地苗木产业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已有50多年的传统。现在属“买全国、卖全国”的苗木“周转站、集散地”。与石庙镇紧挨着的皂户李镇每年由省林业局、滨州市人民政府主办的黄河三角洲(滨州-惠民)绿化苗木博览会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苗木客商。
 
 
       张中田介绍,中天粮棉种植合作社种植了苗木、花卉、蔬菜,还养殖了藏香猪、鸡、鸭、鹅。实际上惠民有两大特色农业产业,即食用菌和苗木。当然要综合起来看,因为食用菌需要大量的木屑。而家畜家禽的有机肥正好为林木供给肥料,这样就形成了农业生态循环。
 
       从张中田的微信号签名就可以知道,苗木上主打白蜡、国槐,这也是当地的拳头产品。“惠民白蜡,名扬天下;惠民国槐,享誉四海。”白蜡树干通直,抗烟尘、二氧化硫和氯气,是工厂、城镇绿化美化理想的树种。国槐是庭院常用的特色树种,其枝叶茂密,绿荫如盖,适宜作为庭荫树。
 
       怎么知道一亩田的?苗木这个行业品种繁多,客户则分布全国,应用互联网的迫切性更高,张中田也是尝试各种途径,从微信公众号到苗木网站。张中田说,他注意到一亩田农产品电商平台的经营历史,整体的规模,及具体某个用户的访问量、联系量。
 
       当然,一亩田农产品电商平台不同于其他涉农电商,首先定位在“农产品进城”,是把农货卖到城里,是帮助老乡赚钱,而不像其他电商,实际上是工业品下乡,是帮着老乡花钱。另一个方面,一亩田农产品电商不同于其他电商,就是由农业生产经营者,自己通过手机查询行情、发布货品、洽谈买卖、达成交易,而不是其他电商,实际上是专门有一些人来经营,来开展电商业务。
 
       张中田根据他的“研究结果”,申办了一亩田金牌会员,也就是做了网上的推广。随后做成了两笔苗木生意,一笔50头的藏香猪生意,“挣到了2-3万元”。
 
       “我对你们的平台非常满意。”张中田主动和平台沟通,不是要反馈具体问题,而是从带动乡亲的角度。首先,农民要富裕起来,今天农村缺的还不是农业技术,这个问题就山东来说更是如此,具体到苗木产业来说,惠民县到外地进行技术指导的技术人员常年保持在5000人以上,农业的关键还在于农产品销路。那么苗木行业有其特殊性,其实之前不存在一种特别好的推广方式,而网络的“长尾”特征,很好地把侧重不同品种的农户和多样化需求的采购商联系在一起。第三个问题是,如何通过村一级的努力,让更多农户应用上好的农产品电商平台。
 
       张中田表达了同平台建立联系,更好借力平台助力生产流通的愿望。中午打回访电话联系的时候,原本以为张中田正是午餐后休息的时间,实际上他正忙着把当地的苗木装车发货。张中田说,其实平时真挺忙的,村委会的责任,还要负责合作社的生意,但是希望能把农产品电商应用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进一步推广开来,让更多乡亲搭上互联网的快车,尤其现在大环境好,各级领导很支持。
 
       张中田思考的问题,一亩田的工作人员也在思考,如何更好地通过基层推广,典型用户带动让更多农户用起来。其实有具体的认识已经功能化了,在一亩田APP中就内置了“学用一亩田”,通过图文、视频“手把手”介绍APP应用,让农户在田间地头、工作间隙,随时随地,哪儿不会学哪儿。同时也积极开展培训,去年9月的时候,平台工作人员就专程到惠民县针对当地的用户情况,做了《农产品电商多、快、好——怎样在网上量大、快速、好价销售农产品》的分享,而通常的培训课件也是可以提供给广大基层培训讲师的。
 
       张中田还特别谈到了土地流转的问题,现在不少城里人愿意到农村投资,通过土地流转,然后规模化、专业化、设施化来做大做强农业,但是瓶颈仍然在销路,农产品的高效流通是前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