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读懂中国 “三农”

农民朋友们注意了:2017年政策大红包来了

来源:一亩田 2017-01-06 16:39:01 标签: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
“集体资产是谁的?是归农民集体成员所有,因此农民集体成员是集体经济的主人。”
       “集体资产是谁的?是归农民集体成员所有,因此农民集体成员是集体经济的主人。”
 
       新年伊始,1月3日国务院新闻办举办2017年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新闻办邀请到农业部部长韩长赋介绍《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有关情况。
 
       韩长赋指出,改革集体产权制度,把集体的经营性资产确权到户,实现农民对集体资产的占有、使用和收益分配的权利,有利于拓宽农民增收的新渠道,让农民共享农村改革的发展成果。
 
       一些先行地区已经开展起来了,到2015年底,全国已经有5.8万个村,4.7万个村民小组实行这项改革,已经累计向农民分红近2600亿元,2015年当年就分红了411亿元。
 
       那么具体案例,上海市闵行区梅陇镇华二村通过改革,集体年收入从2005年改革时的3300万元增加到2015年的8100万元,年均增长超过9%。
 
       广东省佛山市的南海区,2015年村组78万名社员股东人均分红是5172元,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
 
       前一个案例说明了农村集体收入的可持续性,后一个案例说明,在一些地区,社员股东分红成为了农民收入的重要组成。
 
       农民收入四大块,第一是家庭的经营性收入,第二务工工资性收入,第三是财产性收入,四是各种转移性收入。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有利于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那么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速度在6.5%。同时目标是,到2020年,农民收入增长支持政策体系进一步完善,农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确保实现农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将成为农民收入持续增长的助力、稳定器。
 
       集体资产的创收上各地呈现百花齐放,比如利用集体资产通过公开招投标发展现代农业项目,或者是利用独有的生态环境发展休闲农业,这些举措同时还创造了农民就业的机会。
 
       当时,在现场的新华社记者提出一个问题:《意见》提出改革要突出重点,力争用5年左右的时间基本完成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请问为什么要聚焦于集体经营性资产,是不是这类资产存在的问题更为突出?
 
       韩长赋指出,为什么要聚焦在经营性资产?当前的问题突出反映在经营性资产上,现在不少地方集体经济发展了,形成数额较大的经营性资产,如果不明晰归属、完善权能、盘活整合、创新机制,这些资产就难以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发挥应有的作用;如果不尽早确权到户,在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中,这些资产再过若干年就更难说清楚归属,就有流失或被侵占的危险,对此农民反映非常强烈,要求非常迫切。
 
       这里特别提到了目前正处于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中,现在具体的人和事往往是几年不关注,人都找不到了。原本资产形成的过程中,或者就涉及面广,牵扯人多,到后来可能溯源的成本都高于最终落实的结果。实际上,资产如果不能被很好的关注,可能也就不能相应发挥其作用,体现出应有的经济价值。
 
       一亩田分析师认为,农民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拥有对集体经济活动的管理权利,包括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一件事情,要不要做、谁来做,怎么做,都可以补充个人的信息,同时也贡献个人的经验和能力。
 
       很快这项政策要贯彻到基层,落实到具体的工作中去。作为经济组织的一员,要积极与相关人士沟通,促进把经营性资产运营好。同时社会各界都要多关注,多关心,多爱护集体资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