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读懂中国 “三农”

深圳20亿村官涉受贿被诉 其子捞人被骗千万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07-31 10:45:35 标签: 村官 受贿
备受关注的“20亿村官”周伟思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单位行贿罪案,去年2月、5月两度公开开庭审理。其子为“捞人”最终被人骗走2700万元。


2014年2月26日,“20亿村官”周伟思案在深圳中院刑庭一审开庭。 南都记者 徐文阁 摄


捞人受骗关系图
 
备受关注的“20亿村官”周伟思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单位行贿罪案,去年2月、5月两度公开开庭审理。虽然此案尚未一审宣判,但周伟思之子周×华曾经在父亲被带走调查之后,听信亲属提出“捞人之计”,并结识亲属介绍的“保密部门”人员,欲以3000万元将父亲周伟思取保候审,最终被人骗走2700万元。察觉受骗的周×华在2013年9月报案,警方经调查取证在今年3月立案。目前,两名涉嫌诈骗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周伟思案因网帖发酵

2012年11月25日,网友发帖曝光深圳南联社区村干部周伟思坐拥20亿巨额资产,称其拥有私家住宅、别墅、厂房、大厦超过80栋,豪车超过20辆,估计资产超过20亿元。但是,周伟思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是他人故意中伤自己,承认有10多辆车,包括保时捷、奔驰、宝马,网帖中所发的8处房产有6处为其所有,但至于名下有多少房产则“不清楚”。他强调实际上在自己成为社区干部之前,已经完成资产积累。

此后,官方调查显示,周伟思一家申报的物业多达76栋,与网帖举报的并无多大差距。受网帖影响,深圳市纪委在2013年1月启动对周伟思调查。同年1月24日,深圳市纪委发布消息,在龙岗区纪委、监察局配合下,对群众举报的龙岗区南联社区常务副站长周伟思涉嫌腐败问题进行立案查处,查明周伟思在任南联社区常务副站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周伟思已经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就在当天,周伟思被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行贿罪立案侦查,同时被刑事拘留,随后被执行逮捕。据了解,因侦查人员发现周伟思案案情重大等原因,其侦查羁押期限被两次延长。检察机关根据规定将其移送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调查其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案情。去年1月该案侦结,移送审查起诉。

亲属提出“捞人之计”

知情人透露,就在周伟思被有关部门控制之后,其一个亲属找到周伟思的儿子周×华,提出“捞人之计”。该亲属提出他认识在“某保密部门上海分部”供职的罗学洪,可以将周伟思取保候审,保证无事。

2013年1月22日,这名亲属安排周伟思的儿子周×华与罗学洪在周×华的岳父家里见面,商谈取保事宜。知情人透露,由于事发紧急,周伟思意外被抓,家属很慌乱,六神无主。由于是亲属介绍,罗学洪的所谓神秘部门工作人员身份并未引起周×华怀疑。罗学洪本人与周×华接洽的时候,也夸下海口称与高层关系极熟,一定可以帮这个忙,办成此事。会晤之时,双方当场达成协议,周×华出资3000万元供罗学洪“捞人”。

按照双方约定,周×华在会晤之后的两天内,向罗学洪支付1000万元的活动经费,2013年2月又支付1000万元。短短30天内,周×华支付2000万元用以将父亲周伟思“捞出”。

察觉受骗向警方报案

但是,慷慨给钱之后,事情却办得不顺利,周伟思迟迟未能获准取保候审。而罗学洪则屡屡推诿,谎称事情尚在办理。2013年4月,罗学洪又称找到另一名“保密部门”要人徐虹,可以继续办完“捞人”的事情,需要再付700万元。捞人心切的周×华再度拿出700万元。至此,周×华为“捞出”父亲拿出2700万元,交给自称供职“保密部门”的罗学洪。

之后,“捞人”的事情迟迟没有进展。2013年2月8日,周伟思因涉嫌受贿罪、行贿罪被执行逮捕。持续到当年9月,多方信息显示周伟思并无可能在案件中全身而退。2013年9月,察觉受骗的周×华选择向警方报案。据介绍,警方接到报案后展开长时间调查取证,最终在今年3月予以立案,并抓获前述两名犯罪嫌疑人罗学洪、徐虹。警方透露,两人涉嫌虚构身份实施诈骗。

两度开庭至今未宣判

最终,周伟思之子周×华的“捞人计划”失败。2014年2月26日上午,周伟思与为其受贿牵线搭桥的深圳泰德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泰德建实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范胜命一同在深圳中院出庭受审。周伟思被诉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单位行贿罪三项罪名,被控四宗犯罪事实,涉嫌受贿数额5600万元;范胜命被诉四项罪名。

起诉书披露案情显示,深圳市规土委龙岗管理局原副局长陈道义、龙岗区城管局原副局长兼土地监察大队长、查违办原副主任何永华也曾受贿,被拖下了水。第一次开庭,周伟思认罪较为干脆,只是对于一些细节问题提出异议,争议尚不算太大。此案在第一次开庭之后,2014年5月26日第二次开庭,主要争议集中在周伟思是否有自首情节。根据规定,若法院认定存在自首情节,将可以从轻判罚,直接影响量刑,意义重大。

该次庭审中,检察机关补充一份龙岗区监察局的情况说明,证实在天涯等网站出现举报“20亿村官”周伟思的网帖后,深圳市纪委、龙岗区纪委即介入调查,后来发现周伟思、范胜命都不是党员,于是由市、区监察局调查。周伟思、范胜命都是自行去纪检监察机关接受调查的,但之前纪检监察机关已经掌握周伟思等人的违法违纪线索。检察机关认为,虽然周伟思、范胜命自行前往纪检监察机关接受调查,也坦白交代犯罪事实。但根据法律规定,这是在办案机关掌握其违纪违法线索后才交代,不能算自首,只能算坦白。

周伟思、范胜命则表示,自己最初是接到深圳市纪委的通知自行前往交代的,当时不是由龙岗区监察局办案,不应由龙岗区监察局出具说明。他们坚持认为自己是自首,如果没有主动交代所有的犯罪事实,纪检监察机关是很难查出的。两次开庭之后,迄今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周伟思案仍未能宣判。

警方提醒

冒充保密机构人员诈骗并不鲜见

深圳市公安局提醒,近年深圳发生多起冒充保密机构人员实施诈骗的案件,此类案件中由于犯罪分子冒充特殊机构,其身份难以被核查,因而具有较强欺骗性。办案民警告诉南都记者,不少案件中,这些诈骗分子都是通过朋友介绍,从而获取受害人信任。

例如,去年判决生效的一宗案件,广东电白籍男子林晓平冒充特殊机构人员在深圳诈骗近千万。多名受害者是通过深圳政法系统一名官员结识林晓平,对其身份信以为真。实际上,这名政法系统官员本身也是通过朋友介绍,受到蒙骗。

深圳还曾经发生假冒保密机构人员,骗取他人信任。2014年1月,南都曝光南山一起“最牛无牌车”事件。该辆凯迪拉克顶部安装警灯,挡风玻璃处放置多个特殊通行证,但车身未悬挂车牌,长期在南山区学府路违停。事件曝光后,交警赶到现场将车辆拖走,事后有关部门竟出具证明,证明该车系某局所有。但令人意外的是,该机构早已不存在。交警在扣车场内搜查该车时,搜出该车真实牌照,实际为一副山东民用牌照。涉事部门有关工作人员事后证实,他们也遭到欺骗。由于保密需要,特殊机构内部要核查一个人身份,需要重重报告手续,因而核查难度较大,为诈骗分子实施诈骗提供了空间。

“20亿村官”周伟思案时间表

●2012年11月25日,网友发帖举报深圳龙岗街道南联社区村干部周伟思坐拥20亿资产,周伟思回应是他人故意中伤自己。

●2012年11月27日,深圳龙岗区监察局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龙岗街道党工委决定调查期间暂停周伟思南联社区常务副站长之职。

●2013年1月24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对周伟思以涉嫌受贿罪、行贿罪立案侦查,并于当天对其刑事拘留。

●2013年2月8日,周伟思因涉嫌受贿罪、行贿罪被执行逮捕,事后查明周伟思涉嫌受贿5600万元。

●2014年1月初,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周伟思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单位行贿罪,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4年1月15日正式公审。

●2014年2月26日,周伟思被控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单位行贿罪三项罪名,涉案总金额超5000万元。(来源:南方都市报 记者 李亚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