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读懂中国 “三农”

秸秆燃烧被禁十六年依然在烧 农民称成本太高

来源:央视 2015-10-21 09:51:48 标签: 秸秆燃烧 秸秆
10月5日到17日期间,全国有20个省、市、区,一共监测到了862个疑似秸秆焚烧的着火点。







 



       《新闻1+1》2015年10月19日完成台本

——秸秆焚烧,禁了十六年依然在烧!

解说:

今年入秋的首场大面积雾霾天气是因为秸秆在燃烧。

新闻:

10月5日到17日期间,全国有20个省、市、区,一共监测到了862个疑似秸秆焚烧的着火点。

解说:

从1999年就明令禁止焚烧秸秆,为什么到现在还在烧?

河南省太康县禁烧秸秆指挥办 副政委 张保华:

完全难以禁得住,这种局面我们很困惑,也很有压力。

解说:

可作有机肥,可以作饲料,还可以生产沼气,但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烧?

《新闻1+1》今日关注:“秸秆焚烧,禁了十六年依然在烧!”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对于秸秆焚烧这个问题,各级政府的态度应该是非常严厉的,怎么能看出这种严厉呢?在全国各地的田间地头能够看到不少标语,那么不妨来看几个,有的说“飞机已经上天,地里不准冒烟”、“谁家麦茬谁家管,焚烧拘留加罚款”、“焚烧秸秆危害大,综合利用人人夸”、“上午烧麦茬,下午就拘留”、“全面禁止秸秆焚烧,坚决查处第一把火”、“蹲到地里点把火,拘留所里过生活”。从这些口号可以看出来,不仅是坚决,甚至是严厉,甚至是震慑,口号和标语反映出来的是一种愿景,是希望不再焚烧了,但是这种愿望和现实之间差距有多大呢?我们不妨再来看一张图,这个是昨天公布的,环保部全国秸秆焚烧卫星摇杆监测分布图,监测的时间是10月5日到17日,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正是这段时间,在全国范围内华北、华东、华中等地区的很多城市,都在遭受雾霾的困扰。那问题就来了,秸秆焚烧跟雾霾之间有没有关系呢?今天我们就一同来关注这个话题。

解说:

5万多名太极拳爱好者在河南焦作市的15个分会场,同时操练太极拳,他们以最大规模的集体表演挑战吉尼斯纪录,可出人意料的是他们首先要挑战的是昨天降临焦作的雾霾天气。焦作市太极广场上密密麻麻身穿红、黄、蓝、白等太极服装的庞大阵容,在雾霾的笼罩下挑战现场如同雾里看花。然而,再次经历重度雾霾天气的不仅仅是焦作,从10月15日到18日,北京、青岛、南京、石家庄等地同样经历着雾霾天气。

2015年10月17 北京

北京全天都处于重度雾霾之中,下午4点,北京城区多个空气监测站点PM2.5指数都在300以上。五

2015年10月16日 江苏

江苏13市全部陷入了空气污染;南京的空气质量更是被称为“入秋后最脏的一天”。

解说: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今年入秋后的第一场全国大范围雾霾天气的降临?根据环保部18日向媒体通报,10月15日到17日,全国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中廊坊、济宁、保定等29个城市发生了重度及以上污染情况,这也是入秋以来第一场大范围雾霾。与此同时,环保部也向媒体通报了近两周全国秸秆焚烧卫星遥感巡查监视情况。

2015年10月19日 新闻

2015年10月5号-17号,全国20个省、市、区一共监测到了862个疑似秸秆焚烧的着火点,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4个,山东、河南、辽宁的火点数量都有100多个。

解说:

那么全国大部分地区遭遇的雾霾天气是否与华北黄淮地区多处焚烧秸秆有关,也成为媒体舆论热议的话题,事实上,对于禁止秸秆焚烧,各地都有相应的文件和措施,但是现实中焚烧秸秆仍屡禁不止。

辽宁沈阳 当地村民 女:

这看看哪天没有风的情况下,要不搁这一冬天,不好收拾。

解说:

这是记者跟随环保部到辽宁等地督查时,当地农民直白地表达,而她邻村的一片玉米地里已经开始冒着白烟,被打成碎片的玉米秸秆,在大风的作用下烧的正旺。有些火苗甚至向旁边的农田和山林蔓延。

记者:

着了有多长时间了?谁报的警?

辽宁沈阳 当地村民 男:

一个多小时,俺家报的,这不报不行,我的都快捂不住了。

解说:

而此次环保部公布的秸秆焚烧卫星遥感巡查监测情况通报中,全国范围内一共监测到324个疑似秸秆焚烧着火点,其中辽宁省就有92个,占据了火点总数的31%。

主持人:

我们来看环保部对于秸秆焚烧的这种坚决制止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他们有这样的一个表态,他们说会继续在政府网站公布每天卫星遥感巡查监测秸秆焚烧火点的分布情况,并且采取暗访、调研和督导的方式要督促各地要做好这样一个防控工作,同时将防控不利的省份进行公开通报。回到我们最关心的这个问题,秸秆焚烧跟雾霾之间到底有没有这种因果关系,接下去我们就连线环保部环境监察局的汪冬青副局长,汪局长,您好!我们先来看一幅图,这幅图刚才我们已经看过了,环保部公布的从10月5号到17号之间这样的一个火点分布图,同时我们对比再看一张图,这是中央气象台发布的在10月5日5点到6日5点的全国PM2.5平均浓度实况图,从肉眼上看似乎两者是具有某种程度的吻合的,是不是说明秸秆焚烧跟雾霾之间有着一定的联系,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汪局长?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副局长 汪冬青:

您好,这个秸秆露天焚烧对大气环境质量肯定会产生不利的影响的,焚烧过程中也会增加PM2.5、PM10等颗粒物的浓度,但是秸秆焚烧跟形成大气雾霾之间,目前从我们正在研究过程中还不能说秸秆焚烧是跟雾霾能够有直接的关系,目前还在研究过程中,不利影响是肯定有的。

主持人:

汪局长,既然说两者之间并没有一个因果的关系—因为秸秆焚烧,所以会导致这个雾霾。为什么环保部还会下如此大的力气,把每天的卫星遥感监测结果向全国公布呢?而且要大力地去督查这样一件事情,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汪冬青:

因为秸秆焚烧,它露天焚烧对大气环境的不利影响是客观存在的,尤其是在夏秋两季集中的特殊时段内和局地区域,这种焚烧,大规模的焚烧对大气环境影响产生的不利影响是很明显的。同时秸秆露天焚烧也会产生其它方面的一些问题,比方说火灾的隐患,甚至说影响到像能见度、交通等等这些方面的一些问题。多年以来我们国家对于农作物的秸秆露天焚烧是采取了多种措施加以防控的,我们认为露天焚烧要从两个方面来加强管控。

主持人:

汪局长我打断您一下,我们看一个数字,从1999年就开始禁止秸秆焚烧,但是看到的这次公布的数据却显示跟去年同期相比,焚烧秸秆火点的数量是在增的,而且增幅还不小,将近6.7%,从数字来看为什么越禁越烧,越烧越旺,这是什么原因呢?

汪冬青:

这个我可以把情况做一个介绍,近年来,我们对全国实施卫星遥感监测,全国的露天焚烧的火点数,全年在夏秋两季大约7000到8000个。从2014年以来,国家在各方面采取了秸秆综合利用的以疏为主的措施,从2015年跟2013年相比,应该说秸秆露天焚烧通过卫星摇杆监测的火点数来说有了明显的下降,但是2014年比2013年来说下降了30%左右,2015年夏季跟2014年夏季相比大约是呈一个下降的趋势。但是在最近我们发布的两周,比如说10月5日到10月17日,这两周里我们发现了全国的露天焚烧的火点数比去年同期有波动,正像您所说的上升了百分之六点几,我们也发现这里边可能是集中存在秸秆综合利用措施不到位,不够重视的这些区域,所以我们采取了特别的措施。

主持人:

谢谢您给我们做出这样的解释,谢谢汪局长。刚才我们听了汪局长的解释之后,知道从1999年开始到现在,应该说这是一个呈现出下降的局面,但是在近期出现了一种波动,问题是同样存在的,为什么从1999年有了这样的一部禁止的规定以后,秸秆焚烧这个问题这么多年却没有解决,什么原因呢?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似乎每到收获的季节,中国的一些地区就总是一片星火燎原之势,而因为焚烧秸秆引发的火灾交通事故、空气污染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与此同时,禁止焚烧秸秆的规定在全国各级政府也陆续出台。

字幕提示:

沈阳严禁野外烧秸秆,重者将获刑

河南严查秸秆燃烧,周口有82个或点被扣款4100万元

石家庄严禁秸秆焚烧

德阳广汉首次启用无人机监测秸秆焚烧

长春:疏堵综合确保秸秆禁烧

解说:

除了各地的禁烧令外,国家环保部早在1999年就出台了《秸秆焚烧和综合利用管理办法》,对禁烧秸秆的范围和处罚做了具体规定。然而就在昨天,环保部公布了所监测到的全国862个疑似秸秆焚烧火点,这一数字比去年同期又多了54个。实际上一些地区的实际着火点远远多于卫星监测捕获的火点数。

10月15日,因为秸秆禁烧工作不利,国家级贫困县河南太康县被省政府约谈,这已经是年内的第四次约谈。而按照省政府对每个着火点处以省财政扣减相关县财力50万元的处罚规定,太康县将会被扣减2250万元的经济处罚。

周口市太康县禁烧秸秆指挥办副政委 张保华:

政府想禁,但又完全难以禁得住,这种局面我们很困惑,我们也很有压力。

解说:

但实际上太康县为了防止农民烧秸秆,县乡干部不但在各乡设立禁烧秸秆指挥部,还24小时连轴转值班,为了大力宣传秸秆禁烧,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还投入了1000万元的经费,但即使投入了这些人力、物力后也依然没能禁止秸秆的燃烧。

记者:

禁烧秸秆好不好?

周口市太康县逊母口镇村民:

禁烧秸秆当然好了。

记者:

那你们愿不愿意,理解不理解呢?

周口市太康县逊母口镇村民:

理解,但是还是个人想个人的办法。

记者:

你们本来意愿上还是想烧的是吗?

周口市太康县逊母口镇村民:

对。

解说:

在太康县看守所村民蒋远望因为烧秸秆被拘留14天。

周口市太康县老家镇村民 蒋远望:

谁无缘无故去点那玉米秆,谁也不愿意去点,都是逼得没办法,只能点,你不让我点,我只能晚上偷着点,能怎么着啊?

解说:

据河南省禁烧办介绍,今年秋收过后,河南省内一共产生玉米秸秆5000多万吨,而且这些秸秆在10月中旬之前,必须想办法从地里清理,否则会影响冬小麦的种植,缺乏人力、财力的农村,清运这些秸秆显得力不从心,在太康县全县想要完全实现秸秆还田需要1.5亿元,相当于县财政的1/6,这笔钱不管对县政府,还是对农民来说都是巨大负担,因此对农民来讲一把火烧掉,是既省心也省钱的办法。

张保华:

最大的困惑就是堵与疏这种关系,在目前没有秸秆利用渠道拓宽情况下,我们只能偏重于堵,疏不是一朝一夕一时就能做到的事。

主持人:

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念的这个标语吧,就是各地对于秸秆焚烧的态度,拿出一句话说,“谁家麦茬谁家管,焚烧拘留加罚款”这样严厉的一种措施,为什么还有的农民甘愿冒这样一个被拘留的风险,要执意烧这个秸秆呢?接下去我们连线一位专家,中国农业大学的谢光辉教授。谢教授,您怎么看,农民是怎么算这笔账呢?他们宁愿被拘留,也要去烧这个秸秆,您分析。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谢光辉:

主持人你好!秸秆这么长时间在农村大量焚烧也禁不住,主要的原因就像刚才这位农民讲的一样,农民要种下一茬庄稼,他烧了秸秆是为了腾地,要不然他下一茬庄稼种不了。由于各种原因他不能秸秆还田,因为需要大型的设备,需要政府的投资,光农民本身投资还是不够的。

主持人:

或者谢教授我跟您探讨一下,是不是这个口号喊出来,刚才环保部的一位官员也说了,秸秆焚烧的确是对环境,对各个方面可能都有害,但是喊出了这个口号,农民不愿意执行,可能对于农民来说有很多他切身的利益他没法得到补偿,所以他才继续往下做,是吧?

谢光辉:

他执行不了,因为这个秸秆不烧了,他就不能腾地,又不能把秸秆还田,又拉不出来,拉出来要成本,还没地方搁,还没地方用,所以肯定是没人愿意拉出来,不让烧他没有办法,只能够黑夜偷偷摸摸地一把火就完了。

主持人:

好,谢教授,谢谢您,稍后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给您。其实面对秸秆焚烧这个问题,方法早就有了,一个是堵一个是疏,那么刚才我们看到的多数都是堵这样的一种方式,接下去我们想看一下,如果采用疏,可行不可行呢?继续关注。

解说:

从前,农民把地里的秸秆当宝贝用,可喂牲口,可当柴火,可作农家肥,而现如今却只能把它当做无用的垃圾,一把火烧掉。现在为什么不愿意把秸秆当做肥料,农民的回答是成本太高,因为要把秸秆还田,需要多加两道程序,一是把秸秆粉碎,二是要把土地深耕,将秸秆埋在地下,而目前农民普遍采用的是浅耕,因为深耕的费用要高一些。

太康县庆丰收农业合作社 赵亚东:

粉碎一遍按30元,粉碎两遍按50元的话,这就多出来50元,如果再深翻一次,40元到50元的话,这两道程序下来也就是100块钱。

解说:

今年一亩地玉米产量1000斤左右,按照今年的市场价只能卖800多块钱,耕地、种子、化肥成本已经花费了300元,如果在秸秆还田的话又要增加100元的成本。

记者:

如果把秸秆粉碎又深耕的话,这个价钱,再往里投的话不划算是吗?

蒋远望:

不划算。

解说:

面对农民提出的成本问题,一些地方也在想办法,例如,产量大省黑龙江在禁止焚烧秸秆的同时,也鼓励推进秸秆肥料化、饲料化、原料化、燃料化综合利用,但是由于受各地农作物种类,粉碎或打捆机械设备等限制,目前多数地区还无法完全做到对秸秆的综合利用。

2014年10月26日用新闻

黑龙江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 李北松:

这个可能是一个很长期的工作,至少要抓个三年、五年吧,因为秸秆回收还有很多技术问题,包括它和农机适用的问题等等有很多问题。

解说:

农业大省河南的一些地方也在探索,在河南民权县褚庙乡利河村,杨思林今年承包了村里500亩麦地的秸秆收储,他和村民达成的协议是麦收过后,他免费给村民们收秸秆,而收来的秸秆全归他处置。

2015年6月18日 新闻

民权县褚庙乡利河村村民 杨思林:

大家(农民)愿意,麦(秸秆)收走以后,它就不会生虫了,在地里它会生虫,他都愿意让收。

解说:

杨思林之所以愿意收秸秆是因为自己有利可图,他和民权县的一家畜牧企业达成协议,夏收之间,公司将一台价值两万多元的打捆机借给他,并对他免费培训,杨思林收完秸秆,以每吨260元的价格卖给企业,这是一笔企业、农民、秸秆经济人三方都获利的买卖,最终收购秸秆的畜牧企业也可以降低自己的养牛成本,从杨思林处收购的秸秆畜牧企业现在有一万多头牛,用秸秆掺精料的办法来喂,一个月就能省下近150万元。除此之外,现在购买秸秆粉碎机已经成为农机补贴项目,每台基于30%的补贴,这种做法目前已经在河南多地开始推广,但对河南当地的农民来说他们希望有更灵活的补贴方式。

电话采访 河南农民 高先生:

因为一年只收一季,投入那么多钱(买粉碎机),用了一季就放在那里,所以说对农村人来说不实用,要是给村民们用,一亩地要几十块钱,他们感觉现在产量低,不划算。

主持人:

如果把秸秆利用起来,政府给予补贴,这种招数行不行得通呢?接下去我们继续连线中国农业大学的谢光辉教授,谢教授曾经参与调查,并且制定出一个表格,请问谢教授第一个问题,我们来看看补贴,比如以河北为例,如果把秸秆做成一个成形燃料的话,那么补贴的对象是谁用配置燃料炉具的用户就补贴谁,那好了,问题给您,谁是这些燃料的用户,农民有可能是这个用户吗?假如用户是城里人,那这个补贴是补贴到城里人身上,还是补贴到农民身上?谢教授。

谢光辉:

按照这个政策本身来说,如果是补贴,如果是城里人来用了,按照政策本身补贴给城里人,如果是农民用了,就补贴给农民。

主持人:

您觉得这种补贴,这个靶向对不对?

谢光辉:

所以这个补贴就很难实行,很难操作。

主持人:

这是一种。我们再来看安徽实行的秸秆发电,如果说有发电企业愿意用秸秆发电,那么好了,我补贴,怎么补贴呢?如果用水稻的这个秆,就50块钱一吨,小麦40块钱一吨,其它作物30块钱一吨。我的问题是如果一个发电企业它会不会把这些补贴看在眼里,因为现在水电、火电包括核电谁会拿它去发电呢,您的分析?

谢光辉:

你讲的很对,从原料上来说对于发电企业补贴不多,但是原料发的那个电,电国家补贴是很高的,电价补贴到七毛五,这个七毛五是很高的,如果是火电的话,一度电才是三毛五左右,各个省不一样。

主持人:

我们再来看最后一个,如果对于农民来说,你购买了秸秆还田的机械,谁购买机械我给谁钱,补贴的是5万块钱,最多5万,但是往往这5万只占了30%,那么补到农民身上农民会不会由此得益?您用简单的话给我们回答一下。

谢光辉:

得益不是太理想,因为就用那几天,过了这几天就没用了。

主持人:

因为时间有限,我们只能让您给我们分析到这儿,由此可见,补贴是补贴了,但是补贴的是不是到位,我们说秸秆本来它浑身都是宝,我们现在怎么把这个资源当成资源,当成宝贝,而不是把资源当成包袱,那么要做到多赢,而不是多输,这恐怕是各方面要仔细考虑,并且急需考虑的一个问题了。

好,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再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