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读懂中国 “三农”

宋小菜:从供应链到“反向供应链”

来源:一亩田 2016-09-07 10:12:17 标签: 宋小菜
先整合需求端,再反推导到供应端,再从供应端服务于需求端,提升需求端的效能,从而实现整个产业链的升级。
       关于宋小菜,拉勾里的介绍是:
 
       宋小菜主营生鲜农产品的B2B批发业务,从线上APP农产品信息查询和采购交易服务,到线下城市配送和售后服务,提供专业、全面、更有效率的O2O解决方案 。
 
       阿里系
 
       “我老家是浙江台州的,我是老船长的儿子。”
 
       余玲兵曾负责淘宝农业电商,有报道指出是淘宝特色中国馆创始人,花名“天舒”。
 
       “当时阿克苏冰糖心苹果火得一塌糊涂,线上线下都争相购买,供不应求。”还在阿里巴巴集团战略及组织发展部,抬头是资深专家的余玲兵回忆起来。
 
       2012年4月,淘宝网食品类目重新组建特色中国项目,致力于形成政府、运营服务商和平台的“1+1+1”运营模式,10月在特色中国新疆馆中第一次尝试了“抢鲜购”的预售模式。
 
       2014年时余玲兵接受《中国渔业报·第一水产》采访时谈及,“其实最开始我们第一个做的是茅台酒的预售,成功之后,我们忽然想到这个模式为什么不能跟生鲜、水果等这些要求流转效率特别高的农产品结合,然后我们就去了新疆。”
 
       就农业互联网商业模式,余玲兵后来总结,“第一交易,第二农资农技,第三供应链金融”。 
 
       余玲兵于2014年9月离职阿里,创建了“宋小菜”。
 
       此时正是食材配送模式风起云涌的时候,差不多一年半之后,余玲兵在一次论坛上谈及:
 
       从2014年开始,今天很多的餐饮食材,大量的B2B的网站,其实从基于这个机会慢慢在萌芽出来。也是在那个时间开始,我自己也有一些创业的想法。作为一个新菜鸟,首先我们不做餐饮,我自己做了创业项目叫宋小菜。
 
       食材配送确是餐厅的“痛点”,每日采购食材费时费力,且容易形成灰色路径,但是对应互联网公司执行起来并不容易。
 
       余玲兵指出:很快什么品类都要有,但每样东西要得不多,这部分对生鲜食材对上游供应链来说是最致命的,只有到一定规模才会影响生产,才有产生更大利润空间,规模化带来经济性的可能性,而餐饮的习惯恰恰跟这个是向背的。
 
       余玲兵形成快了自己的认知体系:典型面对C端用户是什么?餐饮习惯无非麦当劳+必胜客再+某一个牛排店,固定几百年形成的餐饮品牌以后,今天对上游的餐饮食材形成了稳定的一个采购,而这些稳定的采购今天通过西斯科,连接到固定的餐饮习惯后面固定的生产要素,土豆、胡萝卜、生菜,所以随着几百年消费的特征,及上游数据慢慢沉淀,形成生产和消费之间的连接。
 
       一份余玲兵在创业初期的PPT中介绍目标客户:第一个就是菜贩每天晚上十二点或者十点钟需要提前去勾庄等地进行采购,要被市场收取大量的交易费用;第二就是这些菜贩在整个采购部分的定价权是非常微弱的,他们其实在整个农产品的流通行业里属于最末端。根据调查发现,杭州这批从业人员差不多有六万,全国有将近一千多万,这群人是一个城市菜篮子的核心角色。
 
       “全国的这一千万人就是宋小菜项目的初心,这份初心决定了 宋小菜的品牌定位:我们立志成为为全国大中城市的中小菜贩、生鲜店等行业中的从业人员提供生鲜农产品采购配送服务的一个移动互联网平台。”
 
       余玲兵的理解是,一个地区对蔬菜的需求变化起伏其实并不大,宋小菜在当地只聚焦50-70种单品,做到每种每天的采购量达到几十吨。当平台做到足够规模之后,可以通过数据预测出当地一段时期内的需求,如此便可提前帮供应商制定供货计划,提升效率。进一步则将原来的推式生产转变为拉式生产,也就是以销定产。
 
       2015年3月,宋小菜开始了业务实践,这是一轮测试,首站选了武汉。
 
       最初的团队大都来自于阿里,产品技术总监严德红来自淘宝,负责市场运营的张琦来自钉钉。
 
       宋小菜的天使投资人是吴泳铭,吴泳铭是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之一,外号吴妈,他在天使轮中出资3000万元。
 
       1999年,吴泳铭跟随马云回杭州创办阿里巴巴,是第一代程序员。2003年,淘宝启动,吴泳铭又是马云点的7员大将之一。去年起,吴泳铭担任阿里健康董事会主席兼非执行董事。
 
       从供应链到“反向供应链”
 
       2016年3月宋小菜宣布,获得了IDG资本领投,元璟资本、普华资本跟投的1.04亿元A轮融资。
 
       实际上,吴泳铭以投资机构“元璟资本”的形式出现在投资方名单中。
 
       元璟资本合伙人陈洪亮表示,我们觉得宋小菜这个项目挺不错的,因此直接从“吴妈”那里切过来,以机构形式接盘A轮。陈洪亮称,元璟资本一般不会投天使轮,但如果投了,一定会继续投A轮甚至B轮。
 
        现在余玲兵介绍起名称“宋小菜”。“宋”等于配送的“送”,“小”则是“为小服务”。
 
       同期浙江在线刊载了一个案例:菜贩李尧尧虽然每天都会去从杭州勾庄批发市场进货,运回转塘农贸市场交易,但与去年相比,在勾庄逗留的时间缩短了一个小时。
 
       每天,李尧尧需要进1万元的货,其中1/3是通过“宋小菜”采购的。他只需在前一天晚上在APP下单,这一部分的菜就会送到附近的冷链仓库,省时省力。
 
       这个附近的冷链仓库是宋小菜的“蜂巢式社区冷链”,一个40到50平米的保鲜库,分为常温区、自定义温区两类,服务周边3公里以内范围。
 
       余玲兵面对36氪指出,假如生产者生产S/M/L三种萝卜,在销售渠道单一的情况下,如果下游只要M型萝卜那另外两种只好浪费掉。而当宋小菜在多地扩张后,可以收集到更多需求来拓宽生产者销路,每个等级都能适销对路、提升效率与效益。
 
       在《我国农业信息化发展成就综述》中谈到一个案例:
 
       作为宋小菜的生产合伙人之一,来自山东安丘的“小齐生姜”从产地直接采取了品种确定、种植过程标准化和整箱整包发售的形式。不同规格的生姜从走出产地的那一刻就经过了严格的筛选、清洗,装在相应规格的包装箱里,按照大数据的指引直接投放到有不同消费习惯的销地市场,快捷轻便,投放准确。
 
       也就是说,先整合需求端,再反推导到供应端,再从供应端服务于需求端,提升需求端的效能,从而实现整个产业链的升级。
 
       2016年5月初,宋小菜公布完成A+轮8515万元融资,投资方是银泰投资、经纬中国、IDG中国。
 
       8月份,2016生鲜电商沙龙”在京举办。宋小菜的联合创始人张琦做了《生鲜B2B怎么更轻松》的主题分享:
 
       我们就是一个蔬菜批发交易的平台。当然我们可能做得不一样,首先我们不做供应链,而是做反向供应链。反向供应链,一定是从用户需求出发,用户需要什么,我们反馈到什么。举个例子,土豆,我们一旦做进去,这个学问就很深,土豆会有很多的品种,品质、做法都不一样。
 
       品类下有不同的品级,你会发现这些需求一定是很精细化地反馈到上游,通过上游完成。我们现在覆盖差不多5个城市,日交易额数百万。所以我们去做的一件事情是说,我们帮他们解决进货的问题,不做标准化,只做商品化。
 
       (关于商品化,张琦表示,商品化是说把农产品看成商品,因为大家都觉得,农产品是货,其实因为它太非标了,大家会觉得他是货。商品天然满足四个要求,第一个:定装、第二个:价格、第三个:服务、第四个:品牌。)
 
       张琦说,我们说在做这件事情,不光是我们轻松,我们希望让中小零售商更轻松,上游的生产者,让这个链路里的B和C都变得更加轻松,工作方式轻松了,生活也轻松了。“其实我们想让我们整个中国农业变得更加轻松。”
 
       一亩田分析师认为,“风口”和互联网从业人士对具体产业理解是呼应,但是不一定同步的进程,一方面生鲜电商表面上似乎有所降温,但是另一方面,互联网从业人士学习得也很快,现在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间段。
 
       产业链条正在演变并逐步生态化。
推荐阅读